【Polygon 独家授权资讯 尽在篝火营地】

编者按:作为恐怖生存游戏的开山之作,《生化危机》系列在最初几代一直贯彻着恐怖要素,但四代以后却让步于射击体验,因此被谑称为「生化无双」,口碑逐渐跌落。意识到方向走偏的 Capcom 曾以「回归初心」的《生化危机 7》挽回了劣势,如今再接再厉的《生化危机 2 重制版》也没有让粉丝失望。

「到底是什么成就了《生化危机》?」其实,即使是作为开发商的 Capcom 本身,在很多时候也未必清楚答案。我们甚至可以断言,Capcom 从没弄懂过自己有哪些底牌,更遑论对该系列开发有连贯而透彻的认知了。

这一点在原版《生化危机 2》开发时就已经暴露无遗,毕竟这一作中途被推翻重来的事情也算广为人知。话虽如此,《生化危机 2》最终还是获得了相当高的人气,被视为开创「恐怖生存」类游戏的《生化危机》的极佳续作。然而,自从 1998 年,「生化 2」在 Playstation 首发之后,《生化危机》系列就进入了品质参差不齐的时期。《生化危机 4》尚且可以说是一部分水岭般的优秀作品,而它的续作们就没有那么惊艳了。不过,出色的《生化危机 7》到头来还是说明了一点,那就是 Capcom 对「回归该系列的核心魅力」上,还是进行了深入的反思与考量。


在此次《生化危机 2》的重制中,Capcom 融入了在《生化危机 7》里所采用的一些设计,使本作真正成为了由内而外的「重新制作」,而非只是迎合本世代主机性能与画质的「高清复刻」。这绝非易事。参与新版「生化 2」开发的工作人员以历史久远的旧作为蓝本,精心为其雕琢全新面貌,力求让各种新机制,新要素能够与之巧妙融合,并同时保留旧作的亮点。最终,他们创作出了一部画面光彩照人,拥有丰富全新要素,同时也能唤起人们对原作种种美好回忆的优秀作品。

新版《生化危机 2》的开篇剧情与原作十分相似:新晋警官里昂·肯尼迪与大学生克莱尔·雷德菲尔德一路艰难行进,前往浣熊市以寻找种种谜题的答案。两人在途中偶然相遇,展开了共同行动,但很快因一场可怕的事故而被迫分开。随后,克莱尔和里昂各自杀出一条血路逃离浣熊市,却发现自己被卷入了更大的危机里。


《生化危机 2》的主要场景被设在了一处警察局中,这里原本该是主人公们完美的避难所,大量的武器弹药,求生用具,足以让他们在丧尸浩劫中安全谋生。然而,当克莱尔和里昂到达浣熊市时,病毒已经爆发了数周之久。城中的警力大多死去,甚至已经化作丧尸,各种补给品也消耗殆尽。过道处残留着粘腻的血浆,行尸走肉四下游荡,罹难者的残骸遍地堆积,人间地狱般的景象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我在第一次使用里昂进行游戏时,成群丧尸在身后穷追不舍,穿过一个个房间,甚至会撞破窗户与门板,颠覆了我对它们行为模式的种种预期。我瞄准丧尸的头颅举枪射击,然而每第三发连射,都会因为其头部难以预判的晃动而落空。此外,它们也不会乖乖地呆在原地当靶子,导致我弹药空耗程度十分严重。既害怕又紧张,手心满是冷汗的我不由咒骂起这些该死的丧尸,也恼怒自己不给力的准头,想必里昂一样深有感受。就在我以为处理了所有丧尸,返回原先的房间寻找收集品的时候,发现它们又被新的丧尸给占据了,犹如一场焦灼的持久战。


新版《生化危机 2》迫使我回忆起了在 1998 年原作中学到的各种技巧:尽可能节约弹药,能逃则逃,并在确定一只丧尸死透之前,用匕首进行补刀等等。

游戏里也有些古怪而怀旧的谜题,让我仿佛回到了最初的那段时光。那时我曾奔波于各个房间,为一把钻石形锁孔的锁寻找对应的钥匙;或为了解开密码锁,冲洗过许多胶卷,终于找出对应的相片;一个被啃咬得不成人形的死亡警官手中握着一本笔记本,其中记载着解开一处精巧机关的办法。这个谜题的线索关联整个警局,你必须从三座大理石像上取得徽章,而解开它也是里昂离开此处的唯一希望。


在警察局中出现这些谜题似乎不合常理,但「生化 2」也能自圆其说。浣熊市警局其实是由一座博物馆翻修而来,而设计这博物馆的人 —— 要么是个货真价实的天才,要么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捣鼓出了这些极尽复杂的机关,也无意中为我的逃生留下了一线生机。

不过,《生化危机》系列的谜题更适合放在漆黑的雨夜,阴森的鬼屋里,在市级的警察机构中出现就显得有些违和。但不论如何,沉浸在这一解谜过程中,依旧为我带来了愉快的体验。

重制版的许多谜题都来自原版《生化危机 2》,除此之外的其它要素都已与时俱进。克莱尔与里昂的动作不再僵硬,有着当代动作游戏一般的流畅身手,与第三人称视角相得益彰。警局的场景设计也更加阴森华丽:有些房间如同夜一般黑暗,只有克莱尔或里昂的手电筒投下一束孤单的白光;浸水的廊道里,应急灯的光线倒映在水面之上;阁楼上充斥着垃圾与残渣,办公室里的家具被堆积起来,挡住了道路 …… 这些细致而逼真的场景设计,让沉浸感更加浓郁。


克莱尔和里昂的建模也看起来更加真实,贴图渲染得十分滑顺。模型还能体现汗液,脏污,以及血迹的效果,射击动作也与真人无异,尽管准头依然堪忧。在本作的「标准」难度下,系统是不会提供辅助瞄准的,而每当我对着丧尸乱射一气,浪费珍贵弹药时,我就分外想念这个便利的现代功能。于是,我在二周目用克莱尔进行体验的时候,启用了「辅助」模式,在这个模式下,玩家的瞄准将得到极大补正,还能够随时间自动回复血量。可以说,《生化危机 2 重制版》的难度几乎是偏低了,但这并不影响游戏的乐趣。具有低难度选项的同时,游戏也有着「硬核」的受虐模式。该模式下,如果要进行保存,玩家必须使用次数有限的色带在打字机处进行保存,此外还有着许多限制要素,而对现阶段的我而言,还是消受不起的。

可以说,在硬核模式下体验的话,玩家就必须忍受着令人心悸的持续压力,并在这一时代重温当年用色带存档的设定,若是对地图中各处物品的位置也不够熟悉的话,体验将会十分痛苦。

不过,《生化危机 2 重制版》还是鼓励玩家进行多周目游戏的。与原版一样,Capcom 为克莱尔和里昂分别制作了不同的场景,而在游戏流程中,他们也会遇到不同的人物,以及特定的怪物,能让人以迥然不同的视角来体验这段故事。重制版的改动幅度很大,而当发现两位主角的叙事角度截然不同,各有千秋时,我更是感到既惊又喜。同时,游戏中也有所谓的「平行叙事」场景,让你得以在使用里昂进行游戏的同时,看到克莱尔在她旅程中的情态,反之亦然。如此手法让整体流程的节奏更加紧凑,且各有意外元素可供探索,每次体验都不虚此行。


当然,凡事难有尽善尽美。《生化危机 2 重制版》的软肋在于,玩家在途中将有机会操纵克莱尔和里昂以外的角色进行游戏,比如艾达•王和雪莉•柏金。这看似提供了一种全新的体验视角,然而各种枯燥,需要反复试错的任务都让这里成为了减分点。虽然两人在剧情中都起着重要作用,但她们的体验流程让整个稳步推进的恐怖剧情拖沓了下来,结果只是适得其反。

撇开这些问题不谈,新版《生化危机 2》是重制游戏的应有境界。本次的重制对原作的基调和故事情节进行了忠实再现,并运用各种有力的方式使经典得以升华,出于蓝而胜于蓝。本作的各种铺垫与节奏忠于原作 —— 那时推动游戏情节的并不是各种预先布置好的爆炸场景,而是那股无间无止,甚密甚浓的紧张感。


作为《生化危机》世界中恐怖灾变的始作俑者,安布雷拉公司在诸多作品中从没能够对自己创造的病毒加以有效控制。这也是《生化危机 2》的核心剧情之一,在这条剧情线上,一种病毒演化出了致命性状,最终导致了安布雷拉公司地下病毒库的泄露与覆灭。

Capcom 和安布雷拉公司何其相似,虽然 Capcom 的造物并没有病毒那样危险,但他们也同样不知道该如何加以掌控。《生化危机》系列经历了从恐怖生存游戏始祖,演变成割草无双,最终又回归初心的过程,游戏的体验与评价也经历了坎坷起伏。回归恐怖生存要义的《生化危机 2 重制版》或许表明,Capcom 终于有了把控这个系列的能力。


游戏基本信息

发售时间:2019 年 1 月 25 日
平台:PS4/Xbox One/PC
游玩人数:1 人
游戏价格:325 元
游戏类型:生存恐怖、僵尸、动作
开发商:Capcom
发行商:Capcom 

Steam 商店页面


相关阅读

《生化危机 2:重制版》Game Informer 评测 9.5 分

《生化危机 2 重制版》IGN 评测 9 分:重制游戏的新标杆

《生化危机 2 重制版》媒体评分汇总 平均分 9.1 分

翻译:Erudito  编辑:李泽

提示

下载篝火营地 App

取消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