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版《生化危机2》于 1998 年发售,对于很多现在的「主流孩子」来讲,这款游戏是个「只可远观,很难上手」的作品。出于好奇,我找到一位哥哥,想让他跟我讲讲他当年玩生化的故事、见闻和一些看法。

老生化、新生化

系列初代作品《生化危机》在 1996 年发布,在面世之初,这款游戏并未获得太多关注,导致销量平平。但后来却凭着优质的游戏体验在玩家群体中口耳相传,逐渐大卖,成为了 Play Station 史上第一款销量破百万的游戏,这也让其游戏制作人三上真司(也就是后来《恶灵附身》的制作人)一举成名。


随着初代的成功,三上真司得以成为卡普空的金牌制作人,这让他在公司内拥有了更大的权力和更多的话语权。在随后《生化危机 2》的开发中,三上获得了更多的资源支持,从而避免了初代生化危机低开发成本的窘境。在当时三上甚至以「不满游戏品质」为理由,彻底推翻并重做了已经基本制作完成的第一版《生化危机 2》(也就是后来盛传的《生化危机 1.5》),而正因为三上的完美主义,我们才能见到生化史上最经典的一代作品《生化危机 2》的诞生。后来事实也证明了三上的坚持是正确的,《生化危机 2》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彻底奠定了《生化危机》这一游戏系列的市场地位。

正因为是系列最经典之作,所以每年都有大量玩家要求重制《生化 2》

在《生化危机 2》巨大光环照耀下,相对而言并不是特别优质的《生化危机 3》也同样获得了巨大成功,这让三上在卡普空内部的地位更上一层楼。伴随着巨大的成功,三上获得了巨大的权力,可是这种权力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让三上挥舞着这把大剑把《生化危机 2》做成经典,也可以让三上用这把剑斩断《生化危机》系列的成功。

2000 年开始,主机游戏正式进入了全新的次世代主机时代。当时正是主机大战白热化的时刻,索尼的 PS2、世嘉的 DC 早已杀红了眼,而任天堂的 NGC 也踌躇满志蓄势待发。而在经历了 PS、SS 时期三代《生化危机》的成功以后,无论是三上还是卡普空,都有点「飘了」。三上对于 PS2 的开发环境不满,多次公开批评 PS2。而卡普空则手握大 IP,妄图撬动主机市场的天平。随后三上进行了第一次试水,提出了一个我本人直到现在也非常反对的概念 ——「独占」。三上与世嘉达成协议,为 DC 开发了第一款独占的生化危机作品《生化危机:代号维罗妮卡》。


从游戏本身来看,《维罗妮卡》是一款非常棒的《生化危机》系列作品,可以说是集合了前三代作品的优点于一身。但无奈于当时世嘉 DC 的颓势,这款作品的销量相比较于整个《生化危机》系列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失败。这次失败让三上头上的光环稍微暗淡了一些,随后迫于压力出尔反尔将《维罗妮卡》移植到了 PS2 上,可谓是人财两失。但从我个人角度来看,这场「DC 独占」事件彻底毁掉了《维罗妮卡》成为新一代经典的机会,也彻底改变了后来整个《生化危机》系列的走向。


在 DC 上的独占失败并没有让三上和卡普空醒悟,隔年三上又牵头与任天堂合作,做了一个更加弱智的决定 ——「生化危机系列 NGC 主机独占」。2001年,世嘉的 DC 已经走到尽头,索尼的 PS2 已经基本统治了整个主机游戏市场。而卡普空和三上竟然决定和任天堂站在一起,用《生化危机》系列为新主机 NGC 保驾护航,随后为 NGC 发布了两款独占作品《生化危机 0》和《生化危机 1 重制版》。


平心而论,这两款作品的质量都很高,但无奈和《维罗妮卡》一样,都受限于主机销量问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在一款销量不到百万的主机上做出一款销量破百万的作品。经历了三代作品成功而被捧上了天的《生化危机》系列,又通过三代作品的失败而跌落到谷底。当然,一起跌落的还有三上和卡普空。

人在顺利的时候,会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而在失败的时候则会不断怀疑自己,三上也是。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批评,三上开始重新思考《生化危机》系列的未来。随后三上对整个《生化危机》系列进行了全面否定,在经历一系列翻天覆地的改变以后,《生化危机 4》应运而生。

随后三上因为不满卡普空再次食言,将本将 NGC 独占的《生化危机 4》移植到 PS2,彻底与卡普空决裂,这也宣告了《生化危机》系列走入另一个时代。

从我个人而言,《生化危机 4》的诞生也代表着《生化危机》系列的终结,我个人最喜欢的还是老生化危机带来的游戏体验。所以在《生化危机 4》开始,我没有玩过任何一作《生化危机》系列游戏,但是我依然关注着《生化危机》系列的剧情发展,成为了一个「生化危机云玩家」。

所以这里是一个分水岭,所谓的老生化系列指的是生化危机 0、1、2、3、维罗妮卡,新生化系列指的是 4、5、6、7。启示录及其他外传形式作品不算在其中。

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为什么我总说自己讨厌独占了吧

生存恐怖游戏的经典 —— 《生化危机 2》

可能有的人认为新的生化很棒,尤其是《生化危机 4》。我也承认,因为我所谓的「没有玩过」只是没有玩通关过,并不是完全没上过手。从我的角度来说,新的生化系列更偏向于「动作游戏」,大量的地图场景、更多的武器装备、爽快的打击感、更庞大的世界观,的确很棒,但问题是 —— 这不是我所了解的《生化危机》。

这就好比你天天看康熙来了,因为它是一个搞笑的综艺节目,而突然有一天它变成了一个「婆媳关系」类节目,可能还是很好看,但是你心里会有落差。

下面我会从《生化危机 2》的角度来回顾一下整个老生化的历史,同时也会与新生化做一些对比。

故事剧情(涉及剧透)

老生化的故事起源是从三个好基友开始的,他们分别是 Ozwell.Spencer 、Edward Ashford 和 James Marcus。


这三位都是聪明绝顶的科学家,年轻时因为理想走到了一起,并在一种远古女王蚁的基因中提取出了「原始病毒」。随即三人一拍即合开始了创业旅程,成立大名鼎鼎「保护伞公司」。


保护伞公司名义上是一家药品公司,其实背地里 Spencer 和 Marcus 更加痴迷于病毒开发。在另一位创始人 Edward Ashford 不幸感染原始病毒去世以后,这两位为了掩人耳目,选择在美国一座名为「浣熊市」的小镇建立了一座洋馆(生化 1)、一个训练基地(生化 0)和一个大型地下实验设施(生化 2),以方便其对原始病毒进行深入研究开发。

Spencer 的别墅,噩梦的开始

后来 Marcus 在浣熊镇外的训练基地中开发出了第一代的「T 病毒」,而 Spencer 为了巩固其在伞公司的霸权地位,派出两位手下 Albert Wesker(警方卧底、生 5 最终 Boss)和 William Birkin(G 病毒开发者、生 2 最终 Boss)暗杀了 Marcus 并抢走了 T 病毒。随后 Spencer 如愿以偿,在保护伞公司开始了长达 30 年的统治。

1998 年,浣熊市周边不断发生奇怪的杀人事件,其真正的起因其实是来自于 30 年前被暗杀的 Marcus 博士。Marcus 在被杀后,无意间与病毒实验体「水蛭」成功融合并复活,为了向 Spencer 复仇,Marcus 故意将 T 病毒散播在了浣熊市郊区,企图搞垮伞公司。警方派出 S.T.A.R.S 特殊部队进行调查,随即展开了《生化危机 0》和《生化危机 1》的故事。

S.T.A.R.S

在经历了生化危机洋馆事件后,幸存者 Jill Valentine(生 1 生 3 主角)、Chris Redfield(生 1、生 5、生 6 主角)、Rebecca Chambers(生 0 主角)、Barry Burton(启示录 2 主角)等人回到了浣熊镇,但迫于伞公司庞大的政治势力,几人的证词未被取信。无奈只能分道扬镳,开始了对于保护伞公司的进一步调查。

Jill & Chris : ni tm shibushi sha?

与此同时,保护伞公司的 William Birki n博士因为试图独占其开发的 G 病毒,被公司派出的以死神 Hunk 为首的特殊小队在浣熊镇地下设宴设施枪杀,但在弥留之际 William 为自己注射了 G 病毒成功变异复活,击杀了 Hunk 小队并导致病毒泄露,浣熊镇陷入生化危机。另外,因为 Chris 的失踪,导致其妹 Claire Redfield 独自来到浣熊镇试图寻找失踪的哥哥,并在满是丧尸的浣熊镇中遇到了前来浣熊镇警局报道的菜鸟警官 Leon.S.Kennedy(生 2 生 4 生 6 主角)。两人在经历了各种生化怪物的洗礼后,成功击杀变异成为 G 型怪物的 William 并救出了 William 的女儿 Sherry Birkin(生 6 主角),至此《生化危机 2》剧情结束。


 

Redfield 兄妹定制款幸运夹克

在《生化 2》的同时,Jill Valentine 也深陷在浣熊市中,在经历一系列大战后,成功杀死 Nemesis 后被 Barry Burton 救出。(生化危机 3)

当年这张图让很多人「都好了」

 

Nemesis,来自保护伞公司法国分部的研究成果

在 Leon 和 Claire 逃出浣熊镇后,Leon 加入了美国政府为了应付生化武器的特别行动队。而 Claire 则续订了「哥哥去哪了」第二季,独自来到保护伞公司法国分部寻找 Chris,结果不幸被擒,被押送到了有 Edward Ashford后人所管理的 Rockford 孤岛看守所,《生化危机:维罗妮卡》故事正式展开。

Claire 终于找到了哥哥 Chris,并成功杀死哥哥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

以上就是老生化的大致剧情流程,具体细节太多无法细说,但通过这些大致的说明,可以看出《生化危机》系列有着非常缜密的故事线,这也是我个人觉得新生化无法与老生化媲美的第一要素。在《生化危机 4》以后,剧情开始了大幅度跳跃,尤其是保护伞公司的破产和《生化危机 5》前传中 Spencer 的死亡,这让之前老生化铺垫的世界观突然崩塌,而《生化危机 6》和《生化危机 7》的剧情更是让整个系列支离破碎。可以看出,卡普空想极力摆脱三上留下的「遗产」,但眼看着这么好的一个故事烂尾,着实让人心痛。

结果股市抢在 Chris 之前毁灭了伞公司,都说别炒股,Spencer 不听啊!

据传说,三上原计划是在维罗妮卡之后让几大主角会师法国和保护伞公司进行最终决战。我觉得这个传闻应该比较靠谱,这也正呼应了维罗妮卡结局中 Chris 表示要「血债血偿」的伏笔。遗憾的是,我们都看不到了。

游戏系统

在 NGC 的《生化危机 0》和《生化危机 1 Remaster》版本失败以后,舆论传出一种声音,认为生化危机的游戏系统「太过老套」,单纯靠「恶心的怪物」和「恐怖的画面」已经吓不倒玩家了。我想正是这种声音导致了三上改变,做出了完全不像生化危机的《生化危机 4》。

如我之前所说,新生化其实都不错,但是要看从什么角度来说。如果放弃以往生化危机的故事线,单纯从一个动作游戏的角度来看,《生化危机 4、5、6》其实都不错。但是有一个本质性的问题,《生化危机》其实是一款恐怖生存类游戏,它需要让玩家感觉到惊吓。

当一个恐怖游戏变得不吓人了,这就有点太吓人了。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晚上,当你兴致勃勃的关上灯、打开 DVD 准备观看最新一集的《午夜凶铃》,结果发现主角竟然是小猪佩奇。这种极大的失落感,就是新生化给我带来的感觉。

即使在 20 多年过后的今天,提起《生化危机 1》依然让我不寒而栗。那会还在上小学的我偷偷跑进游戏厅,看到有一个 30 岁左右的大哥在玩 SS 版本的《生化危机》,那感觉只有三个字能够形容 ——「吓尿了」。

类似电影镜头的固定视角、一惊一乍的音效、诡异的色调、恐怖的僵尸、密闭的洋馆,各种元素的奇妙组合给人带来了深深的恐惧。


等到我自己亲自体验《生化危机 1》时,笨重的操作让我更加感到恐慌,面对慢慢悠悠举起双手扑面而来的僵尸,恐惧让人发慌,只有不断扣动扳机将其击倒才能让我感到安心。而在短暂的安心过后,你会发现每次打开一扇未知的门,都会让你无比恐惧,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门后会有什么。在这种强大的恐惧面前,你很快就会发现你的弹药即将用尽,对于恐惧的探索也将到达终点。没有枪,你甚至不敢打开一扇未知的门。

我很快发现我自己完成不了对洋馆的探索,可又非常着急看到更多内容。在那个没有直播的年代,聪明的我选择雇用那位 30 岁的大哥给我表演了一轮《生化危机 1》。所以准确的说,直到今天我的《生化危机 1》始终保持着「云通关」状态。

这就是老生化令人害怕的重要原因,你会时刻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在有限的补给下,你需要克服对茫茫多怪物和未知的恐惧心理,在一个密闭空间中反复探索,寻求一条求生之路。

为了一把钥匙你可能要跑三圈,就是这么弱智的设定却让人着迷,不断的计算着枪里的子弹和包中的药草,因为一不小心你就会「真的悲剧」。

玩熟了你才知道巧妙的节省弹药,第一周目你会使用一切武器以求自保

我有一个朋友,当年我们在游戏厅玩《生化危机 2》。在经历千辛万苦后,他终于来到了最后场景可以挑战 Boss,却发现自己只剩 1 发榴弹、药草为 0、血槽红 Danger,山穷水尽的他无奈只能重新开始。

密闭空间里的相遇每一次都是惊喜

计算有限的背包,携带正确的物品也是老生化的魅力之一,我相信第一周目很多人应该都漏掉了这里的好东西。


而在新生化中,地图变大、自由视角,这导致游戏失去了在密闭空间求生的紧迫感。体术则彻底破坏了游戏的平衡性,试想当你真正见到丧尸,你会选择上去给他一眼雷吗?我认为最变态的是加入了武器商人系统,我只能说无法理解。看到《生化危机 4、5、6》里的 Leon 和 Chris 一伸手恨不得从裤裆里掏出足够装备一个加强连的武器时,我突然明白这游戏已经变成了丧尸题材的《真·三国无双》。

各显神通的怪物

老生化系列中比较有趣的另一个角度就是形形色色的怪物,它们有着不同的特质和习性,但是终极目的都是为了——「吓死你」。而从故事剧情的角度来说,最基础的当然要属丧尸了。

因为病毒爆发事件短,生化 2 里的丧尸显得都比较「新鲜」

 

生化 2 中唯一的一个女丧尸在生化 2 重制版中也得到了重制

 


一个不给力没关系,我们可以采用尸海战术


僵尸就是人类感染 T 病毒的产物,感染了 T 病毒的人类会在短期内寻思死亡并「起死回生」,由于 T 病毒提高了代谢速度,所以僵尸永远饥肠辘辘。《生化 2》中的丧尸由于感染时间较短,大多数都比较「新鲜」,所以恐怖程度不如《生化 1》。 

在后面的地下实验设施部分也有几只「老腊肉」

《生化 2》中的僵尸数量远超《生化 1》,而且由于《生化 2》的武器弹药数量充足,这让大部分丧尸都变成了玩家「虐待的对象」。

前面提到的我那位玩出「死记录」的朋友,在这里被吓尿了,注意是真的尿了

下面我们来看一看《生化危机 2》里初登场的经典怪物 —— 舔食者。


舔食者是在《生化危机 2》中出现的全新怪物类型,并且是《生化 2》「独占」,在后来的《生化危机 3》和《生化危机:维罗妮卡》中舔舔都没再登场。舔舔的登场也是整个《生化 2》的第一个高潮,透过窗口一闪而过的红色影子,让很多第一次玩《生化 2》的人在警局接待室的门口徘徊了许久。


舔食者是丧尸进化出来的特殊产物,某些人类在感染了 T 病毒后,会有一定机率进化成舔食者,这点在《生化危机:爆发》中有所体现。舔食者拥有利刃一般的爪子和类似变色龙一样的舌头,可以在墙上爬行并进行远距离跳跃,速度快、杀伤力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 这货是瞎子。

之前提到的那个朋友,在这里也尿了

在《生化 2》后期的地下实验设施中,还有一种「强化舔食者」,欢迎大家自行探索发现,同时在《生化危机 2 重制版》中,重制的舔舔变得帅多了,令人十分期待。



下面我们来说说我最喜欢的生化危机系列怪物 —— 暴君。

暴君算的上是保护伞公司的第一款正式生化武器,而他的诞生地则是《生化危机 1》的洋馆,在老生化中我们可以看到暴君的各个阶段的形态以及进化情况。

Prototype Tyrant

按照剧情的时间线,第一个露面的暴君就是这款「试作型暴君」,这是一个比较初期的原型版本暴君,十分不稳定,身体腐烂程度相对较高,而且这个阶段的暴君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弱点 —— 暴露在外的心脏。

T-002

暴君 T-002 就是《生化 1》中的最终 Boss,这个版本的暴君比较之前的原型暴君已经相对成熟,智力和攻击力相对平衡,稳定性也比较高,但是并没有解决原型暴君心脏外露的弱点。

T-103

T103 暴君就是《生化危机 2》中出现的「军大衣」,在我小时候我们都称它为「葵花」,因其攻击方式特别像 KOF97 中八神庵的葵花三段。相比较之前的暴君,T103 已经相当成熟,可以算是伞公司比较成功的「量产型暴君」。另外 T103 的军大衣还有一个额外的作用 —— 力量束缚锁。 


在《生化 2》最后 T103 掉进熔炉烧化了军大衣,随即进化成了「超级暴君」,这一点在后来的生化危机 CG 电影《复仇》中也有体现。


电影中的 T103 比游戏中要更「大」一些,游戏中暴君的身高为 2 米 1,电影中为 3 米 5。

当年看这段的时候我激动的尿了

 

追踪者 Nemesis

Nemesis 应该是整个生化危机系列中人气最高的暴君,它是保护伞公司法国分部的特殊实验品,基本上已经算是暴君的最终形态。稳定、服从指令、攻击力和智力极高、可使用武器、咋打都不死…

T103 量产型

在《生化危机:维罗妮卡》中还出现过一个名为「T103 量产型」的暴君,遗憾的是没什么特点。


T103 在《生化危机 2》里的戏份还是挺多,作为一个「初期追踪者」,不断在游戏的过程中给玩家带来「惊喜」,而其打不死的特性也给后来的正牌追踪者树立了一个优秀的榜样。

「Hello World!」

当然了,在《生化危机 2 重制版》中我们将再次看到 T103 经典的身影。

这个小帽子还挺萌

 

哥们,你还是把帽子戴上吧….

暴君在游戏中出现的意义就是给与玩家无限的压迫感,一个真正的「打不死」的怪物,玩家需要时刻担心与它相遇。以目前《生化危机 2 重制版》所公布的情况来看,新作将 T103 的这种压迫感做到了极致!


你起开!!!

最后我们来谈一谈生化危机2中独有的同时也是最终 BOSS 的 —— G。

G 病毒是 William Birkin 所开发成功的一种新型病毒,这种病毒与 T 病毒不同,它能改变宿主体内的基因,并不断进行进化和变异,最终可让宿主变异为全新的生物类型。

G-1

这是 William 注射 G 病毒后的第一个变异阶段,称之为 G-1。在此阶段除了体型和右手变大并长出巨大眼球以外,整体外形基本还是人类。在该阶段 William也还保留着一部分意识,所以 G-1 还有使用武器的智力。另外根据官方说明,右臂上的巨眼是有视觉的,这让 G-1 可以获得更大范围的视野。

G-2

这个阶段的 William 已经完全被 G 吞噬,长出了全新的头颅,右臂也进一步进化,成长出了适宜攻击的巨爪。换而言之,这个阶段的 G-2 已经完全是一个新的物种,William 已经真正死去。

G-3

G-3 基本已经可以算是 G 病毒以人类为宿主所进化出的完全体,攻击性极强,但依然保留着人类的行动方式。

G-4

这个阶段的 G 已经开始产生了「退化变异」,从人类形态变成了「动物形态」。如同人类与野兽的差别,G-4 在攻击力和速度上获得了巨大提升。

G-5

俗称「菊花怪」,G-5 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动物」的特征,变异成了一个全新的物种。类似七鳃鳗的巨大口器加上触手,还挺带感的。

生化 2 中 G-1 到 G-2 的变异过程

在《生化危机 2 重制版》的预告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 G-1 在新作中的形象,效果十分震撼,不仅让人期待 G 在重制版中的表现。


 

动植物组作为结尾




一些细节

在那个机能有限的年代,游戏内容有一定局限性,但是这也促使游戏开发者花更多心思在一些小细节上,这也是现在很多游戏作品所缺少的。


这名身穿防弹衣的僵尸是前 S.T.A.R.S 飞行员 Brad,也就是上文提到《生化 3》配图中被追踪者用手抓着的那位。他在剧情线中被追踪者所杀,变异成了僵尸,在警局隐秘的地下道中徘徊。在《生化 2》中,无论男女主人公,只要在到达警局前不收集任何物品就可以在地下道见到他。杀掉 Brad 可以获得一把钥匙,具体作用如下。


在《生化 2》中还有一个特别有趣的设定,玩家可以分别选择使用 Leon 或 Claire 进行游戏,但游戏进度会被分出先后顺序。如一周目选择 Leon,二周目使用 Claire 读取一周目 Leon 的通关记录即可进入另一条支线。换言之,《生化 2》总共有 4 个流程两套结局,分别是 Leon A Claire B 和 Claire A Leon B。玩家可以在游戏过程中了解到男女主角的不同处境,并可以通过合作打开一个传说中的「神秘房间」。在最后的地下实验设施中,男女主角在流程中分别进入一个有电脑的房间,并在电脑上输入「Guest」,即可进入单人流程中无法进入的神秘房间。 



Claire 在游戏中的原始服装是一个画着小仙女的夹克,这件夹克是 Chris 送给他的兄妹同款夹克。在警局 2 楼 S.T.A.R.S 办公室 Chris 办公桌旁边的墙上,可以看到 Chris 那件。

MD,老娘当宝穿着,你就把这件夹克扔这了!

另外在 Chris 办公桌旁边的置物箱中可以看到《生化危机 1》中出现过的道具盾牌。


在 Wesker 办公桌上调查 50 次可以获得一个胶卷。


去楼下暗房冲洗以后……

Rebecca: Wesker 你个变态!

 

William 的全家福和 Ada 与 John 的秀恩爱合影

游戏中还有隐藏视角。


还可以打破次元壁…

三上:Cut!!!!!!!!!!

游戏中还会提醒我们关好门窗的重要性。


 

忘带打火机怎么办?火焰喷射器也行。

老生化中根据血量状态的不同,走路姿势也会受到影响。


在带领 Sherry 的游戏过程中,如果你站住等待 Sherry 走到你身边……


在完成所有的游戏流程并获得 S 评价以后,将开启佣兵和第四幸存者模式,可以使用之前抢夺 G 病毒被 William 打昏的死神 Hunk。

Chris 和 Ada 可使用

Hunk:老子在下水道里躺了好几天,一起来就遇到这货!

 

分头同款僵尸

 

枪店老板同款大货司机


博物馆改造的警察局,除了全是机关以外,连同整个地下实验设施,一个厕所都没有

在第四幸存者模式下获得 S 评价,即可开启「豆腐」模式。

豆腐的颜色会根据血量变化,血量太低就变成一块血豆腐

豆腐模式的流程与 Hunk 的第四幸存者一样,只不过玩家操纵的 Hunk 变成了一块豆腐,而且豆腐的武器只有一把小刀。

时光飞逝,经典永存

《生化危机 2 重制版》已经正式发售,从《生化危机 2》最初发售至今一转眼 21 年过去了,这一切在我心里仿佛就是昨天,那么真实那么触手可得。21 年过去了,我也从那个小学生变成了油腻中年人,而游戏中的角色也和我一样经历了成长。

「Leon S Kennedy 1977 年出生 现 42 岁」

 

「Claire Redfield 1979 年出生 现 40 岁」

 

「Ada Wong 1974 年出生 现 45 岁」

「Chris Redfield 1973 年出生 现 46 岁」

「Jill Valentine 1975 年出生 现 44 岁」

「Barry Burton 1960 年生 现 59 岁」

「Rebecca Chambers 1978 年生 现 41 岁」

「Sherry Birkin 1986 年生 现 33 岁」

「Albert Wesker 1960 年生 49 卒」

「Rebecca Chambers in 1996」

《生化危机 2 重制版》已在 1 月 25 号正式发售,希望 Xbox One X 可以为 21 年后的你留下 4K 的回忆。

提示

下载篝火营地 App

取消 下载